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江西天方广告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电池企业破产暂停上市背后脆弱的资金链承压

2021-10-18 来源:邵阳农业机械网

伴随着新能源汽车的销量持续增长,动力电池的装机量也呈现出高增长的态势。相关数据显示,今年1-9月动力电池装机量已达28.7GWh,相当于2017年同期装机量的3倍(2017年1-9月总装机量为8.9GWh)。业内预估,今年新能源车的销量有望突破100万辆,而动力电池装机量有望达40GWh。

尽管在装机量上增长迅猛,但由于国家新能源汽车补贴清算趋严,目前部分动力电池企业三年前的补贴都还没有拿到。“车厂压力向中游传递,叠加上游原材料价格的上涨,设备企业、电池厂没有结算不及时,给动力电池企业造成很大资金缺口,预计明年将成为动力电池企业的转折之年。”天津力神董事长秦兴才提到。

距离2019年有且仅有两个月时间,然而动力电池行业内已有不和谐的声音出现。先是7月31号,主营动力电池热管理和电动汽车连接器的深圳容一电动科技有限公司,发布解散公告;随后11月1日,创造镍镉、镍氢、锂离子、铅酸等四大电池系列百余个品种的河南环宇电源股份有限公司被申请破产清算。

容一电动欠款8225万元倒闭

如果说上述两个案列尚不够主流,那么因旗下动力电池企业沃特玛而被“拖累”的坚瑞沃能也面临着暂停上市的风险。11月2日,坚瑞沃能发布公告称,如经审计后公司2018年全年的净资产为负,根据规定深圳证券交易所可以决定暂停公司股票上市。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坚瑞沃能年内净资产为负有望成为大概率事件。

盲目扩张:资金短缺引发祸端

根据容一电动发布的公告,因公司研发资金投入过多,未能及时转化为效益,以及融资方式不对,运营财务成本过高,导致近年来持续亏损,已经无法继续经营。根据公司股东会议决定,公司于2018年7月31日正式解散进入清算程序。至于其他相关事宜,公司已委托广东法广律师事务所依法处理。

而根据河南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南皮县东升电气有限公司以环宇电源无法清偿其到期货款107万元,且公司已经停产,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本院申请对环宇电源进行破产清算。与此同时,环宇电源作为企业法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其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符合破产受理条件,故对其进行破产清算。

相较于上述两家企业的突然“曝雷”,沃特玛今年3月遭到供应商堵门讨债后,始终麻烦缠身。今年4月2日,坚瑞沃能发布公告称公司已出现19.98亿元债务逾期的情况。截至3月底,公司债务总额达到221.38亿元。在偿债风险下,公司收购澳洲锂矿、引入战略投资者等重大资产项目都面临着终止可能。此番出现暂停退市,并不令人意外。

容一电动、环宇电源、沃特玛之所以会出现上述问题,关键就在于经营不当,导致资金链出现问题。而在资金链的突然断裂后,此前不管获得过什么光环都瞬间消失,而关于其商业模式、产品路线、进军其他领域而进行的持续投资等扩张战略,也都成为被拷问的对象和过渡投资的反面教材。

盲目扩张导致资金链承压

而通过细致的梳理可以得知,上述3家企业都存在着盲目扩张的问题。容一电动虽然看似低调,但实际上实力并不弱。这家成立于2003年的企业,主要做动力电池热管理和电动汽车连接器的业务开发。曾多次获得“企业信息化管理示范单位”等荣誉,并拥有20多项国家技术专利。

随着2014年新能源汽车的强势发展,充电桩市场的快速增长,容一电动也在2014年开始转型进入到充电桩领域。但按照目前的收费标准,一根桩收回成本至少要五年时间,充电桩企业不能将投入快速转化为收益,从而导致前期投入多,收益慢的局面。如果融资渠道不畅的话,资金链断裂是迟早的事情。

而环宇电源在李中东的带领下,采用多元化的战略冒进,使实力本来就不雄厚的民营企业资金吃紧;同时在没用准备好的情况下,急于启动老品牌中华牌,导致了其“快时尚”的产品,连新乡市都跳不出去的困局;而且作为一个做电池的,贸然接下飘安集团,使公司闯入一个不熟悉的行业里。

而沃特玛自2014年起,其扩产的步伐虎虎生风。在铜陵、十堰、荆州、唐山、渭南等地建设生产基地,产能也从2014年的近4GWh迅速扩大到2017年的近20GWh。大跃进发展的背后,也导致沃特玛债台高企。截至2017年9月30日,沃特玛债务总额超231亿元,而其中短期借款超过55.3亿元。

俗话说,有多大能力办多大的事情,但这个理在动力电池行业似乎行不通。此前曾出现过同样问题的珠海银隆,在得到董明珠、王健林等企业家入股的30亿元资金后,在开始了疯狂的扩张模式,仅2017年就在兰州、天津、南京等地投资了高达800亿元的新能源产业项目,造成极大的资金压力。

珠海银隆成都产业园

客观来看,容一电动缺钱进入解散清算、环宇电源无法偿还债款破产、沃特玛资金链断裂导致发展陷入困局,只是中国动力电池行业发展的缩影。它们并不是电池行业内第一家出现类似问题的企业,也不是最后一家。当然,还有众多电池企业因补贴退坡和竞争加剧导致订单大幅缩减,净利大幅下滑,资金链极度紧张苦苦支撑。

资金困局:越演越烈短期无解

总的来看,沃特玛、银隆等电池企业的投资规模远远超出了自身的承受能力,随着时间的不断向后推移,资金短缺问题的发生几乎是必然的。而实际上,从去年开始,国内动力电池行业的生存环境正悄然发生着变化,这其中有来自于政策调整、有来自于银根紧缩、自然也有来自于地方政府扶持理念的转变。

沃特玛副总裁钟孟光曾在对外解释沃特玛资金链紧张原因时,承认公司在三方面出现决策失误:首先是低估了2017年国家对电动车产业政策调整;其次对于行业过于乐观,在资金短缺的情况下反而加大扩张速度:其三,长期采用短债长投的方式扩大经营规模,导致在银根紧缩时,资金直接陷入困境。

三元电池挤占磷酸铁锂市场份额

具体来看,受高能量密度门槛的影响,三元电池逐渐成为行业主流,而磷酸铁锂电池由于能量密度提升有限,其市场份额被三元反超。众多此前重心在磷酸铁锂电池领域的企业订单出现大幅萎缩,出现营收及净利润的大幅下滑,这其中就包括沃特玛。与此同时,电池价格大幅下调,也不断冲击着电池企业脆弱的神经。

今年年初,大家预期的目标是动力电池在去年的价格基础上再下降20%。但从当前情况来看,已远远超过这个预期,价格下跌导致动力电池行业盈利空间遭遇到大幅的挤压。与此同时,补贴门槛调整导致整个行业账期拉长。以沃特玛为例,虽然负债总额超200亿元,但其应收账款也高达100亿元之巨。

如果说降价和三角债频发是动力电池行业内存在的共性问题,而银行融资政策的收紧则加剧了资金链短缺的进程。此前虽然逾期金额不断走高,但银行并没有放弃沃特玛。5月14日坚瑞沃能公告,公司全资子公司沃特玛与16家银行组成签署《银团贷款额度合同》,初始承贷金额为42.34亿元,继续为沃特玛输血。

银根紧缩导致融资渠道变窄

然而随着动力电池行业生存环境持续恶化,银行信贷融资开始收紧,对于电池企业的态度也不再像此前那样缓和。8月2日早间,猛狮科技接连发3份公告,披露了募资账户出现异动,包括猛狮科技及子公司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浙商银行强行划转公司募集资金,对公司资金周转和日常经营活动造成负面影响。

而珠海银隆在上市之路受阻之后,融资之路已被银行断掉。而另一个例子是,国内动力电池巨头宁德时代IPO融资规模大幅缩减。据了解,宁德时代的有关招股书申报稿中,预计募集资金总额高达131.20亿元,而最后实际募集的资金仅为53亿元,而这也预示着资本对于动力电池行业的投资日趋谨慎。

某资本市场人士表示,新能源行业融资通道收紧后,沃特玛的财务团队曾经将赌注全部押在了依赖总部所在的深圳市政府以及坪山区政府的挽救上,但事实上虽然深圳市政府将把壮大沃特玛写进了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但针对面临沃特玛积重难返的局面,最终并未出手相救,导致沃特玛错失了自救的最佳时间。

“单纯依赖地方政府是国内动力电池企业最大的失误。地方政府不可能给钱的,如果企业市场扩展受阻,这时候只能靠自我断臂和寻求其它市场融资的方式来求得生存”。业内人士提到,随着行业洗牌步入深水期,地方政府对于动力电池的扶持将更加理性,企业只有具备良好自主造血能力才能生存下去。

沃特玛坪山总部

“沃特玛似的资金链短缺,可以说是整个新能源行业最普遍的状态。”业内人士称,所有企业都在赌能够撑到新能源汽车行业具有自我造血能力的那天,但随着应付应收帐款的不断累积,以及研发生产等投资扩张的加大,企业资金链的缺口越来越大,很多人能不能撑到那天都成为未知数。

而这其中,中小企业将要面临的生存压力更加巨大。“由于缺乏融资渠道,中小企业可以发掘竞争缓和的细分市场作为目标市场,以减少资金压力。新能源汽车市场受国家补贴退坡和技术门槛提高的双重影响比较大,中小企业需要充分利用国家政策来推动发展,同时要积极考虑补贴退出后市场的市场特点,及早和应对布局”。

干细胞移植

使用干细胞治疗卵巢早衰多少钱

死精症

干细胞存储机构